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女子被劫轮奸后精神恍惚没法指认犯罪现场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7:52

女子被介绍给花心男延续香火 孩子刚出生他就出轨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一个角落

讲述人:陈孝琳(化名) 女 34岁

暂时待业 柳州亾

文字整理:广西-南国今报韦黎

易星 绘

感情的故事,主角多是男人和女人。今天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我的故事也和男人脱不了干系,但真正的主角却是我和另一个女人。

完全相信媒人的话

琼姨只比我大1岁。因为在家族中的辈份比我高,我不得不叫她琼姨。她似乎也当得起这个称呼。不到160厘米的身高,体重却有80多千克,加上一张饼脸肥嘟嘟的,两条粗腿常常露在裙子外面。相貌和身材将琼姨的年龄拉大了10几岁,所以陌生人听到我叫她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琼姨有一个让很多人羡慕的优点声音甜蜜。因为这个优点,琼姨颇具亲和力,她顺利地促进了几段姻缘。

那年,我30岁。父亲突然去世,母亲把我叫回老家,不再允许我外出打工。本以为母亲把我强留在家是为了让我照顾她,没过几天,母亲的阴谋露馅了。真相是,她和琼姨正酝酿着给我找老公。

有没有好人选?上次讲的那个高个子有消息吗?琼姨一进门,母亲就迫不及待地打听起来。她们促膝而谈,把我当做了空气。那个啊,高高的,长得几好的,只有孝琳这样的个子才配得上。他都讲了,只要身材好的,像我这样肥的,进不了他们家。琼姨滔滔不绝,仿佛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个子高是好,他长得怎样,没会太丑吧?母亲问琼姨。琼姨两眼放光:长得几好的,女人见他那个样,都会喜欢的。母亲听后,更高兴了。我却隐隐地耽忧,长得好容易惹上女人,这种男人我没敢要。

琼姨不悦地看着我:你当所有男人都是陈世美啊!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瞪了琼姨一眼,不再说话。琼姨转向母亲,对她说了一堆这个叫应雄的男人有多好,还说认识他多年,对他的人品非常了解,保证他是可靠的。

听了琼姨的话,一旁的我既纳闷又兴奋。纳闷的是,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会剩下来?兴奋的是,平凡的我如果真能嫁给这样的好男人,这可是前几世修来的好福气。虽然嘴巴上对媒人介绍的婚姻不感兴趣,我还是佯装难堪地接受了琼姨的相亲安排,答应和应雄见面。

看到应雄第一眼,我的心砰砰跳个不停。他身高1.75米,脸长得很白净,五官也很端正。应雄礼貌地为我拉凳子,还帮我倒开水。他的名流行动又为他加了几分。

初次见面非常愉快,我们相约下次。刚和应雄分开,我马上开始想念他。我坠入爱河的速度,连自己都诧异。

回到家,母亲和琼姨都在。她们面对面坐着嗑瓜子,仿佛早有预感我会爱上应雄。我刚想坐下,琼姨突然大叫起来:肯定成了!我就讲嘛,这么好的男人那个女人没看上眼!琼姨得意极了。

他是蛮好的。这么好的男人,身边肯定好多女人缠着,他真的没有结过婚,没有其他女人?我希望琼姨把她了解到的一切告诉我。琼姨的表情有点奇怪。几秒钟后,她又满脸兴奋,那个讲好男人就是被女人粘,应雄这样的男人不是那个都看得上的。琼姨再次重申我和应雄才班配。

我被琼姨的甜言蜜语迷倒了,开始觉得自己的条件也不错,配得上这个男人。最重要的是,我对琼姨告诉我的一切深信不疑。琼姨不至于把我介绍给一个不可靠的男人,她为我选的男人,应当不差。

就这样,我和应雄恋爱了。半年后,由于意外怀上他的孩子,我们匆匆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夫妻。

孩子刚出生他就出轨

结婚之前,应雄对我体贴入微,我尝到了女人应得的呵护。可是孩子1出身,应雄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生的明明是仔,他不应当有甚么抱怨啊!我向琼姨求解。琼姨摸着脑袋说:按道理是这样啊。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琼姨,麻烦你帮我查一查,看看应雄最近有甚么不正常。

但是,琼姨给我的答案让我很怀疑。她说应雄一直很老实,除上班下班,没干别的事。我嗅到一丝欺瞒的味道。我没向琼姨直说,佯装相信了她的话。暗地里,我自己开始着手调查。

我怀孕期间,应雄常以公司有应酬为由晚回家。我以为他真的在为事业打拼。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那天,应雄又打回家,说要晚归。一挂,我马上换衣服前往他上班的地方,守在远处看他下班到底去那儿。应雄比同事晚半个小时下班。他前脚刚出来,一个20多岁的女人跟在他的后面。

那女人穿着紧身裤和紧身衣,身材一览无遗。他们向一条小巷走去。走着走着,并肩走进一家餐馆。我躲在餐馆外钉梢。两人刚坐下,应雄马上伸手去摸她的大腿。她丝毫不谢绝,任由他随意摸。

那是2012年初秋的傍晚。天气不算冷,我的心却凉到了骨子里。我没有冲进餐馆,而是呆呆地在外面站了半个小时,然后失落地回家。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由于我已是妈妈,不能做冲动的事。

1进家门,琼姨也在,她正和母亲聊天。我没给她好脸色。琼姨很委屈,向母亲抱怨我不懂礼貌。我的怒气升腾起来。都是你介绍的好男人,你晓得应雄现在在外面干什么吗?他正在摸别的女人的大腿。我刚给他生了仔,仔还没有1岁他就做这样的事。都怪你,介绍这种男人给我!

我以为琼姨会辩驳一番,谁知她什么也没说。临离开,才说了几句,媒人介绍是介绍,要嫁给他,你自己也要看清楚再嫁,把所有的都推到我的身上,你觉得这样对吗?

我刚想反驳琼姨,母亲拦住了。等应雄回来先问清楚,自家人莫乱先怪自己人。母亲的话很有理,我同意先问清楚再追责。几个小时后,应雄满面春风地回家了。迎接他的是我和母亲严肃的脸。

你刚才是否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单刀直入。应雄跳了起来,你那根筋搭错了,莫乱诬赖人!我明明看见了,就差没有拍照片了。应雄还是死不认账。看见的就是真的啊,我还看见好多钱堆在我面前,那些钱难道都是我的?没有证据就莫乱讲我玩女人。

和应雄相恋结婚一年多,我第一次发现他这么无赖,我的心冰凉冰冷的。

贪婪的媒人心

因为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再加上应雄死不承认,他和女同事暧昧一事,暂时告一段落。为了平息我的怒气,那段时间应雄对我特别好。可是好景不长,他的贪玩本性两个月后又露了出来。

我接连三次遇见他和那个女同事在一起,两次是一起吃饭,一次是一起逛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好成这样了,难道他们之间是清白的?我向琼姨抱怨她当初没帮我把好关。琼姨露出抱歉的表情,说她当时疏忽了,我也没知道这个男人现在会变成这样,男人真的不可信啊!

我和琼姨毕竟是亲戚。她1认错,我的心软了下来。怪你也没有用,你也没知道他会是这种人。我决定原谅琼姨。当我开始找律师询问离婚事宜,却意外得知一个让我跌破眼镜的消息。

应雄和女人的不清不楚,由来已久,那个女同事,不过是他玩暗昧的其中一个女人而已。区别在于,女同事之外的其他女人,都是应雄和我结婚前沾惹的。既然琼姨早和应雄认识,她会不知道这些情况?

应雄到底有几个女人?我非常想了解。我展转找到一个人。她叫晓娟,曾是应雄的女朋友。晓娟已35岁,但是未婚未育,玩心还和20出头的年轻人一样。和晓娟见面当天,我披着一件长款羽绒服出了门。晓娟却是短裙加黑丝袜,脸上的妆容一丝不苟,浓浓的香水味远远就能闻到。

应雄喜欢的女人是这类类型?晓娟出现的一刹那,我的脑袋冒出好多问号。晓娟一眼看穿了我的疑惑。

应雄喜欢身材好的女人,难道你没知道?晓娟脱下外套,露出小蛮腰。她翘起二郎腿,跟我分享了她知道的应雄的情史。原来,应雄一直很受女人欢迎,和他正儿八经谈过恋爱的女人超过10个,更别提那些只是玩暗昧的。晓娟毫不隐瞒她和应雄当年也不过玩玩而已,她不想早早嫁为人妇,他也不想被女人拴住。因而,他们激情四射地爱了几个月,最后和平分手。

晓娟还向我泄漏,应雄的历任女友中,1两个曾怀上他的孩子,可是这些孩子最后都没有生下来,缘由是应雄不愿意给对方名分,应雄的父母也不愿意接纳这样的女人进他们的家门。听讲应雄的爸对他管束很严,真是可笑,既然管得这么严,他还这么滥情。晓娟对应雄的家庭讽刺了一番。

晓娟的话让我想到了自己。

你觉得他们家为何会娶我进门?我问,晓娟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我觉得你蛮适合做老婆的。听讲应雄的爸之前一直托人给他仔找个正经女人帮应雄生个儿子,还讲要给媒人好多钱。

我沉默了。

原来我就是应雄的父母要找的那个正经女人,应雄娶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延续香火。香火延续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最伤心的是,琼姨居然为了钱,不顾亲情把我推动火坑。

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告知母亲。母亲打质问琼姨,琼姨默许了。1年后,我和应雄领了离婚证。离婚那天,应雄一点悔过和不舍都没有,他的父母则一脸沮丧。

我和琼姨成了陌路人。或许时间能够消除仇怨,但是目前,我不会原谅琼姨。让时间冲淡离婚带给我的伤痛,让时间洗涤琼姨那颗贪婪的媒人心。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止咳药怎么选
阳痿壮阳吃什么药
儿童夜间咳嗽吃什么好
治疗盆腔炎方法
总是鼻塞流涕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