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二十八章 狂啸的箭矢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9:47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二十八章 狂啸的箭矢

二环幻术系,这是弗拉米尔卖给他们唯一的幻术卷轴。能够让使用者外貌、身形、服饰和武器看上去改变,每法师等级持续10分钟,由于是列萨托斯亲手抄录的,能够持续220分钟,也就是3小时40分钟。

“这些时间足够我们了解信息了,说不定还能打探出血竭堡的内部布置,当然最好的可能性是,找机会杀死狗鱼……我说你嘴巴张那么大干什么,我的计划很可笑吗?”

“我、我只是,”拉美西莱张着嘴,手划拉半天,不知该怎么表示,“早说要打探消息,何必杀掉刚才的那个人类,拷问就可以了。”

德鲁希丽雅脸羞愧的通红,但拉美西莱更羞愧,新手没想到就算了,他这个老兵也疏忽。

不过,杀死狗鱼……这个念头大大触动游侠坚韧的神经,比营救同胞的诱惑还要强烈。几十年来,狗鱼这个名字从敌人变成羞辱,再变成如今的。杀掉这个头号捕奴犯是每个游侠的义务,让他安然的老死在床上不可接受。

“试试看吧,反正我们还有备用的隐形药水。如果事态超出掌控,你要答应我立刻逃走。”

“同意。”

“把巧言之戒给我。”

“你的通用语不是很好吗?”公主疑惑。

“我能模仿声音,但模仿不了口音,提雅味太重了。”

两人整理下伤势装备,然后仔细观察死者的面相和服饰,当然,拉美西莱提前遮住不雅的部分,他可不想出森林一趟教出个女流氓,精灵王会活剥了他。

轮换着使用通晓语言护符和巧言之戒念诵卷轴,身上一片光影缭乱,然后出现了两个男性人类。

粗糙肮脏的宽厚手掌让公主看着别扭,她回身摸了摸装备。“弓箭都在,但是看不到。”

“走吧。”两人草草遮蔽尸体,捡起地上零落的浆果,观察人类来路的痕迹逆行。

“脚步分开些,手臂不要摸着上身,太女性化了,尽量握拳。视线保持稳定,紧张飘忽会引起怀疑。一会有人和你搭话就撇嘴,让我应付。

德鲁希丽雅根据拉美西莱的指导调整状态,摇摇摆摆往前走,难道人类都这个姿势?没过多久,他们看见了营地。说是营地也不太对,最多是暂时的落脚点。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捕奴贩子正在一个小悬崖边,绳索满地盘卷,有些人将绳子的一头楔进地里,有些人铺设伪装,清扫痕迹。

两个精灵现身的时候,哗啦啦每个人都掏出刚弩,对准他们。

德鲁希丽雅冷汗淋漓,几乎夺路而逃,拉美西莱挡在她前面,压低嗓子说:“是我们。”

刚弩纷纷放下,各干各的活,营地里只有窃窃私语,没有喧哗。一个人类迎上来,他只有半边耳朵,气急败坏地吼:“两个狗娘养的,你们的乌龟老子只教你们爬吗,采点果子这么慢!”

“烂耳!你嗓门太大了。”另一个满脸刀疤的人类走过来,高大威猛,筋肉纠结,很有压迫力。

烂耳低声说:“抱歉,莫特先生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二十八章 狂啸的箭矢

,他们两个……”

狗鱼的得力副手,疤脸莫特沉声问:“为什么慢了?”

拉美西莱说:“这种浆果长的太散了,我俩分开走才采到这些。”

莫特眉头一皱,他本能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法术伪装超出他的见识,就连皮肤上的汗渍,武器的摆设都和真人一模一样。“把果子拿过来。”

德鲁希丽雅和拉美西莱顺从地把浆果洒在指定位置。边走边观察众人,咬耳朵问:“哪个?”

拉美西莱低声回说:“最老的,别盯着他看,任何有敌意的视线都会被发觉,这么多年狗鱼就是这么躲过游侠的羽箭。”

公主装作漫不经心地摆头,眼睛一览无遗扫过。她看到了目标,一身土里土气的猎装,咬着没点火的烟斗,脸上还有棕褐色的老年斑。她很失望,这就是个很普通的暮年人类,至少从外貌看如此。

拉美西莱适时说道:“所有穿的光鲜注目的家伙第一次进森林就被我们的弓箭重点照顾。”

就正在这时,狗鱼的锐目突然调转,正碰上德鲁希丽雅的视线。他径直走过来。

德鲁希丽雅心脏砰砰狂跳,这么淡然的观察也被察觉的了。脑子里的机智全都搅成一锅粥,不知该怎么办。

老人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三名随从,哪个也不比被德鲁希丽雅杀死的那个瘦弱。

“你俩是烂耳临时招募的吧,有点面熟,叫什么来着?”

叫什么?我怎么知道!德鲁希丽雅口干舌燥,就算她知道也不能回答,女性精灵的声音会暴露一切。拉美西莱手已经摸上看不到的短剑,他估算着形式,心却一直往下沉。就算拼死杀了狗鱼,公主一定躲不过十几把刚弩的攒射。

烂耳谄笑着结过话头:“大个的比利,脑子不灵光但是能打,后边的是德瓦。都是仰慕鱼头的名声,以前在林子里也进出过两回。”

“哦,想起来了,老人家的记忆力衰退喽,德瓦你怎么不说话?”

年老的人类瞪着德鲁希丽雅,眼神越来越凌厉,后者无言以对,。

突然一声呼哨响起,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狗鱼放过不说话的德瓦,低喝着:“各就各位。”

两名精灵大松了口气,烂耳赶着他们往悬崖边走:“快点,警报被触发了,希望这回别再是牡鹿。”

德鲁希丽雅和拉美西莱不明所以,学着捕奴者从草里拽出跟粗绳,绑在腰间和胯下。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人类纷纷从悬崖边滑下去,拉美西莱给公主鼓励的眼神,也跟着下去。

绳子的另一头被木桩楔在土里,下降了一点点就停住,从悬崖下方的角度来看,一大溜的人类挂在崖面。

“他们想干嘛?”德鲁希丽雅更糊涂了,他们把精灵当成什么?会傻乎乎撞进陷阱的牡鹿?公主给游侠打眼色。后者会意,脚等在崖面上,靠近烂耳。从刚刚的情势上猜测,自己伪装的两个人是他的部署,套话最合适。

“要是再判断失误怎么办,可能又是什么动物。”拉美西莱迂回着问。

“应该不会错了,你看狗鱼老大那手本事,目标不对不会拉的。”游侠运用超卓的视力观察,发现狗鱼的右手悬空,细看五根细线连接在指端。

这是……用触觉感应,细线链接上面的某些压力装置。可是为什么要躲到崖下,采取没效率的观察方式。

“我们从那条路撤回血竭堡?”

“先向南,再转东,避开血竭堡里那帮敲骨吸髓的公会执事,直接卖到剃刀城贵族那里,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该分到……等会,这不都是事先商量好的吗,你怎么……哎呦!”

一块碎石击中烂耳,他看见远处莫特凶神恶煞做个抹脖子的动作,顿时不敢再出声。

两个精灵就这么混在其中,耐心等过了一会。隐隐听到崖上有东西走动,德鲁希丽雅突然醒悟过来,拼命给拉美西莱打暗示。

狗鱼猛一挥手,十个捕奴者扯动提前挂好,拴着重物的绳索。哗啦一声乱响,伴随着挣扎和愤怒惊讶的嘶鸣声。

拉美西莱总算明白公主想表达什么了,这些人来抓独角兽!他们采的浆果就是独角兽的喜爱。目前看来是得手了,而且声嘶鸣相当耳熟……

加西亚!两个精灵对视一眼,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变故。嘶鸣声几秒内从高昂转向低沉,然后就听不见了。

德鲁希丽雅非常着急,难道面有致死陷阱,不然拥有自疗力量的独角兽怎么会不出声。

“烈性麻药。”拉美西莱说道。

包括狗鱼和莫特在内大部分人,非常快地爬回悬崖,剩下十人拽着拉动陷阱的绳子,毕竟独角兽的力气不小。而落在后面的两个精灵迅速拟定战术,独角兽不可能不救,问题是怎么救,才能把被药倒的独角兽安然带走。加西亚虽然苗条,分量比公主和游侠加起来都重,扛着走完全没可能。

德鲁希丽雅指了指自己的靴子,拉美西莱点头,低声说道:“我上去,你掩护。”这样纯游侠战斗的节奏,让公主再一次燃起激情。

他们爬上悬崖,拉美西莱稍一分析就明白过程。猎人一路遍洒浆果,吸引独角兽进入圈套。但加西亚又不是普通没脑子的野兽,看到地上堆放的浆果肯定会怀疑是陷阱,然后使用侦测邪恶。侦测的灵光可以穿透树木,但不能穿透土地。猎人躲在悬崖构成的侦测死角,成分利用独角兽太过信任类法术的盲点。

落叶层下埋了捕,拔地而起住加西亚。掺杂了金属细丝的捕造价不菲,短时间难以挣脱,然后树上的粉状麻药被触动,洋洋洒洒落下来。

独角兽在萨拉弗登场仅仅十余天,居然有人能摸清生活习性不,亏是老狗鱼,想必是从被独角兽碾杀的捕奴首领那里一点一点凑起的信息。

“快!过来看!”烂耳兴奋的满脸通红,里躺的是活生生的移动金库。他会回头招呼两个伙计,却发现壮汉比利身上闪动光芒,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拉弓的精灵。这个装束,正式提雅森林里最可怕的敌人,精灵游侠。

拉美西莱一肘砸在烂耳后脑,然后把晕了的人类踢下悬崖。崖上的所有人都注目着独角兽,他的杀人灭口没被发现。

游侠手搭在上,默念一声,然后抽出发出道道空气涟漪的魔法箭,对准狗鱼的后心。

宁夏牛皮癣
宁夏牛皮癣医院
宁夏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宁夏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宁夏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