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品神医 第47章 夜访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3:44

绝品神医 第47章 夜访

晚饭过后,他带上一只装着药材的布包,还有一小袋银针便出了门。他现在随时都带着一小包银针,而银针也成了他常用的行医工具。

夜晚的天空月朗星稀,不需要电筒也能清楚地看见路面。

凌霄向何月娥的家中走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今晚的治疗将是最后一次治疗,何月娥的病也就痊愈了。

想起何月娥,凌霄的嘴角便浮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那么漂亮的俏寡妇,每一次都是脱光光的泡药汤澡,他上下其手给她推拿治疗,难道这不是一种福利吗?

何月娥的家里亮着灯,朦胧的灯光在夜幕下就像星星一样耀眼。

凌霄伸手敲了敲门,咳嗽了一声。

这是他与俏寡妇约定的暗号,三下敲门声,一声咳嗽,这样俏寡妇就知道是他来了。

果然,屋里的寡妇连问都没有问一下门外是谁,直接就打开了门。

俏寡妇的身上依旧是那件洗得发白的衬衣,穿得非常露。半开的领口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嫩肤,前面让人充满幻想。衬衣下面,一双雪白晶莹的腿毫无遮掩地曝露在空气之中,犹如象牙箸。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但凌霄还是为之呆了一下,心中浮想联翩。

“翠翠已经睡着了。”何月娥的声音低低的。

“嗯,我们开始吧。”凌霄的声音也低低的。

熬好药汤,凌霄提着药汤进了杂屋。他才发现大木桶里早就灌了少半桶清水,只等药汤兑水泡澡了。他心中一片莞尔,她还真是心急呢。

哗哗……凌霄将一桶药汤往大木桶里倒。

何月娥站在木桶旁边宽衣解带,凌霄照例背转身去不看。

俏寡妇爬进了大木桶之中,慢慢地将白花花的身子浸进了药汤之中。

她闭上了眼睛,羞涩地等待着凌霄给她治疗。

凌霄缓缓将双掌贴在了她的后背上,轻缓地推拿着,他的内力在何月娥的身体之中小鹿一样跑来跑去。

“嗯呀。”何月娥的喉咙里飘传出一串曼妙的声音,仿佛极痛苦的样子,又仿佛极舒服的样子。

她却不知道,凌霄比她还痛苦。可以想象,他一个连女人都没有碰过的小男人却要给她这样的女人进行这种治疗,那得多大的定力啊,那得忍得多辛苦啊!

大木桶里的药汤渐渐冷却,凌霄的内力治疗也接近了尾声。

“月娥姐,这是最后一次了,你的病已经痊愈了,没有问题了。”凌霄轻声说道。

“霄子啊,谢谢你了,你的恩情我记在心里,我知道,一声谢谢根本就报答不了你啊,可我……”何月娥欲言又止,凌霄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也给董翠翠一个母亲,这样的恩情,说一声谢谢怎么能够呢?可她实在是贫穷啊,根本就没有能力给凌霄什么。

凌霄的双掌收了内力,笑着说道:“月娥姐,瞧你说的多见外啊,我不要你的报答,真的,你就不要想这些事情了。”

“那怎么行啊?”何月娥眼巴巴地瞧着凌霄,那眼神儿水汪汪的。

凌霄不敌她的眼神,有些慌张地道:“时间不早了,月娥姐,我先回去了,有事你来找我就行了。”

忽然,何月娥哗啦一下从大木桶之中站了起来,一把抱住凌霄的脖子,献上了她的吻。

凌霄僵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想推开何月娥,可何月娥死死抱着他,根本就不愿意松开。

“霄子,就让月娥姐报答你一次吧。”她说,心里羞得要命,但却又保持着相当的果敢。

凌霄的心软化了,有点儿迷失了。他给何月娥治疗,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只是想做好事,帮帮可怜的母女俩,他付出了好心,也就收获了一片好意,人家非要这样报答他,他就犹豫了,他是拒绝好呢还是假装接受好呢?

却就在他犹豫难断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董翠翠的声音,“妈妈,你在哪啊?我怕黑。”

杂屋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鸡飞又狗跳。

何月娥总算是把董翠翠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哄上床睡觉了,躲在杂屋里的凌霄才有机会脱身。

凌霄觉得好笑,他是医生,他免费给何月娥治疗,他的心是很好很好的,到最后他却要像个小偷一样藏起来。他什么东西都没偷啊,何月娥送上门了他也没偷。

有些事情,错过了水到渠成的时机,要再想发生就困难了。何月娥也不敢再像刚才那样,果敢对抱着凌霄,对他说那样的话,她是一个女人,她也有着女人的矜持。再说了,在她的眼里,凌霄才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大孩子,她只能将那份心思埋藏在心里了。

月色朦胧,山里寂静。

何月娥送凌霄送到了小路口。

“月娥姐,你的病好了,你有什么打算吗?”凌霄很关心这个问题。

“打算?”何月娥的浩眸里一片茫然的神光,她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一个寡妇,能有什么打算啊?种地呗,我想过了,我要多开一些山地,除了粮食,我还要种一些蔬菜,我得攒点钱给翠翠上学用啊,她快到上一年级的年龄了。”

“种地,那能赚多少钱啊?现在要供一个孩子读书,花费是很大的。小学倒是有国家资助

,是九年中义务教育,可到了高中和大学,你光靠种地的收入,你是供不起一个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难道你不想翠翠那孩子将来有出息吗?”

“我怎么不想啊,可想又有什么办法呢?”何月娥叹了一口气,生活的担子对她来说是很沉重的,压得她喘不气来。

“打工,打工能挣多一些。”凌霄说。

“这个我也想过啊,可我要是出去打工了,谁来照顾翠翠呢?她还那么小,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

“谁要你出去打工啊,就咱们村里。”凌霄望着她,笑着说。

“咱们村里?”何月娥不明白的样子。

凌霄笑道:“我的月娥姐,我请你怎么样?我现在可是个神医啊,收入还不错的。你来帮我,每天上半天班,我每个月给你开两千块工资。往后,我要是挣得多了,还给你买五险一金,嗯,还给你涨工资,你看怎么样?”

“这……这哪行啊?”何月娥很激动,很慌张,却又很想。

“这有什么不行的,只要你点个头就行了。”凌霄说。

“我倒是想,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你给我那么多工资,你岂不是亏死了?”

“没什么会不会的,就是帮忙收下钱,记下帐,然后打扫个卫生什么的。另外,你来了,我也教你治病救人的知识,把你培养成一个护士,我是医生,你是护士,我们就成一个组合了。”

何月娥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感激而激动地看着凌霄,说不出话来。愣了好半响,她才重重地点了点头。凌霄不仅是治好了她的病,救了她的命,还想给她打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而他,他却什么报答都不要。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随时可以过来上班。你也别送我来,回去休息吧。”凌霄告别。

何月娥眼巴巴地看着凌霄走远,许久都没动一下。

凌霄却没回到他的老屋,而是去了一片山林,用练功的方式来消耗他憋在身体之中的精力。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着正常需要。说实话,在杂屋里,有那么一刹那他差点就对何月娥做那种事情了,如果不是董翠翠出现,那事儿还真就水到渠成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他又有些庆幸董翠翠在那个时候出现了,他才没有犯错误。

“我是医生,我应该有一个医生的医德,月娥姐是我的病人,我怎么能要我的病人的那种报答呢?师父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那么高,我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拳甲生风,练功的时候凌霄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么一想,他的心里就通泰了,没什么遗憾了,那一股子邪火也慢慢地消退了。

这一练就练到天亮,天色亮开的时候凌霄收了拳脚,准备回家。他琢磨着回去弄点吃的,然后就去村部看病人。五个免费的病人,然后再看一些慕名而来的花高价钱求医的病人。

医生看病售药,赚取钱财,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现在要给月娥姐开工资,我得多看些病人才行了。那些有钱的病人,他们的钱财也是从别处赚来的,我赚取他们的钱,然后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也算是遵循了师父的行善的教诲,我不但要做,而且要做大做好。”往老屋走去的时候,凌霄的心里这样想着。

快到山坡的时候,路旁的树林里突然走出一个女人来。

这个女人二十出头的年龄,脸蛋娟秀而精美,乌黑的眼眸很靓很有精神,还有一头齐耳的短发,给她添加了几分英姿飒爽的韵味。她的身高约莫有一米七出头的样子,很高挑。不过一点也不显瘦,白色短衫下非常饱满,从衬衣下摆露出来的一片小腹也带着点婴儿肥的甜腻感,那只小小的肚脐也显得很可爱的样子。一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包裹着她,浑圆丰盈,非常结实的样子,那腿儿也是修长圆润,有着非常诱人的曲线。

这个女人,无论是穿着还是气质,都不像是神女村的女人,她的身上有着城市的味道。

这个女人忽然在必经之路上出现,而且是从树林里,凌霄觉得很奇怪,可又不便开口问她。他看了她一眼,继续走他的路。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郑州和康医院就诊时间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郑州和康医院官方网站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