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美俄展开颜色革命攻防战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0:49

  美俄展开颜色革命攻防战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10月8日撰文称,北约想发动战争,毁灭俄罗斯,依据是7天前上任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讲话中对俄罗斯充满仇恨。但是,用热战消灭俄罗斯恐怕难度太大。因此,美国也在施展巧实力,试图通过颜色革命搞垮普京政权。任命约翰特福特担任驻俄大使正是美国释放出来的重要信号。特福特曾在美国国务院主理颜色革命,擅长为驻在国反对派出谋划策,用抗议示威的方式施展对合法政权的政变。

  小心,东欧老法师来了!

  约翰特福特生于1949年,是苏联地区外交事务专家。他于1972年进入美国国务院,曾在耶路撒冷、布达佩斯、罗马、莫斯科、维尔纽斯(立陶宛首都)、第比利斯(格鲁吉亚首都)等地任职,通晓希伯来语、匈牙利语、立陶宛语和俄语。苏联解体时,他担任美国国务院苏联事务局副局长,此后,他的工作没有离开过这一地区,并因工作卓有成效而在1992年被授予国务院金质奖章。

  1996年起,特福特在美驻俄大使馆任二把手,因在俄罗斯宣扬美国价值观而闻名。2000年之后,他先后担任过美国驻立陶宛、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大使,是后两国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为此自由欧洲电台把他封为东欧老法师。2004~2005年,他担任欧洲事务助理国务卿帮办,负责打理与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摩尔多瓦的双边关系。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爆发五日战争。俄罗斯人认为,教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反俄的正是时任美国驻格鲁吉亚大使特福特。

  2009年,特福特转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当时,通过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刚刚在大选中输给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特福特肩负重启乌克兰颜色革命之重任。他在乌克兰的任期至2013年8月结束,未能见证2013年底的反政府骚乱和2014年推翻亚努科维奇政权的政变。但在自由欧洲电台看来,事先做了大量功课、完成舆论铺垫的特福特在这场政变中功不可没。

  特福特很善于煽动驻在国群众的情绪。在2013年接受乌克兰媒体采访时,特福特矫情地声称非常喜爱乌克兰诗人塔拉斯舍甫琴科的诗歌,每次读他的诗都会泪湿衣襟。而舍甫琴科正是19世纪乌克兰反抗帝俄统治的象征,是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心目中的英雄。

  2014年7月9日,俄罗斯接受特福特接替麦克福尔任大使。在美俄关系陷入低谷的背景下,美国新任大使人选被视为对俄罗斯的又一次挑衅。美刊指出,奥巴马此举就是为了嘲弄普京。其实,美国此举有更深的用意。美国非要扳倒普京而后快,把东欧老法师特福特派到第一线,看中的正是他策划颜色革命的高超技艺。

  颜色革命不温柔

  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开创了运用社会、政治、人文、技术实现政变的新型手法颜色革命之先河。从此,颜色革命被西方奉为所向披靡的夺权利器。乌克兰2004年的橙色革命和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使当地合法政权被颠覆。

  颜色革命原先标榜如天鹅绒般温柔,如今暴力性却越来越突出。保留颜色革命的包装,无非是给赤裸裸的国家政变披上群众抗议的外衣。

  颜色革命一般需要有利的外部环境和舆论环境。为此美国一方面借外力搞离岸平衡,发动北约力量平衡老冤家俄罗斯,为颜色革命营造外部环境。另一方面大肆发动信息战,通过强大的舆论工具妖魔化俄罗斯,营造于己有利的舆论环境。针对马航客机在乌克兰失事的报道堪称这方面的样板。在美国看来,如果证明是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击落客机,俄罗斯当然罪责难逃,即便证明是乌政府军误打误撞,依然要归罪于让乌克兰陷入内战的俄罗斯。为此,西方媒体在官方调查结果出现之前,就大肆指责俄罗斯和普京为刽子手和公敌,制造出普京罪责难逃的舆论氛围,为华盛顿惩罚俄罗斯做铺垫。但是在西方媒体关于乌克兰的中有不少难脱拼凑嫁接、虚构伪造的嫌疑。

  俄罗斯分析师认为,西方如果正式对俄实施颜色革命,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嘉年华。对颜色革命手法烂熟的特福特很可能重启2011~2012年莫斯科白丝带革命和沼泽广场的反政府示威模式,辅以嘉年华式的文艺表演,显示抗议的群众性与和平性。第二阶段是流血冲突。搬用基辅独立广场的经验,挑起抗议群众跟警察的冲突,最后过渡到暴力政变。

  俄罗斯不会掉以轻心

  当然,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会坐以待毙,没等特福特出马,他早已开始用扩大民主和加强法治两手应对颜色革命攻势。

  在扩大民主方面,一是简化建党手续,落实多党制,合法政党由七个增长为七十多个。反对党忙于争夺进入政权机构的名额,无暇反政府。二是放宽政党参选条件,降低总统候选人门槛。三是恢复地方行政长官直选制,州长由当地公民普选产生;恢复联邦议会混合选举制,按政党名单选出的议员减半,让非党人士能独立参选。四是在莫斯科等大城市设海德公园,公民只需提前3天申报,即可举行集会,发表政见。五是针对不接受外国资助的本国非政府组织提供财政补助。

  在加强法治方面,一是接受乌克兰教训,把扰乱政权机关工作定为恐怖行动,策划和资助恐怖活动的刑期可达15年~20年。

  二是严控匿名支付,规定外国对国内非政府组织的汇款超过10万卢布(39卢布合1美元),须上报接受监督。

  三是加强互联监控,规定俄公民和法人在组织互联信息传播时须告知国家通信监督署,有关信息要保存半年备查。同时限制外国人在俄媒体拥有的股份数额。9月23日俄国家杜马一读通过一项法律草案,要求将外国股东在媒体公司拥有的最大股份限制在20%以内;外国人、无国籍者和拥有双重国籍的俄罗斯人今后不能作为俄媒体的创办者。俄此举意在排除外国势力对俄媒体立场施加影响的可能性。

  四是依法规范集会示威,规定公民举行游行集会,要事先申请,而且有时间和人数限制:过了申请时间继续游行集会,就要被驱赶、拘留;申请人数超出或者不足都要被罚款。

  五是杜绝重新选举。指责选举舞弊、推动重新选举,然后扶持西方支持的反对派上台,这种政变方式在国外多次上演。为此,俄罗斯坚持选举合法有效的立场,对选举中的舞弊行为会允诺调查并很快公布调查结果,但对重新选举之类的要求不予理睬。

  六是恢复苏联时期的人民纠察队体制,成立反广场闹事委员会。超过18.8万名的纠察队员驻守大城市,提供医疗救助,处理非法移民,制服违法分子并扭送警察局。反广场闹事委员会的任务是让国民了解西方为推翻俄罗斯合法政治制度、挑动内乱而搞的宣传手法;组织公众活动,宣传国家民族和谐政策;与执法机关协调维护宪法制度的工作。

  过去一年发生在乌克兰的事态清楚地表明,一旦国家机器遭到破坏,社会动乱很容易发展为政变。特福特亲临莫斯科,相信俄罗斯不会掉以轻心。(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盛世良)

装修施工
情感
白羊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