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驭颜 005、宝石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1:19

驭颜 005、宝石

此话一出,原本气势十足的热血小子立马焉了下去,转而傻了眼,支支吾吾道:“你,你……”

“我怎么知道的是吗?”宁缨说:“这个秘密,除了你、花姐和宁缨,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了吧。”

难道是宁缨那个变态到处乱说?太龙越想越郁闷,恨不得捂着屁股遁走。

这可是他此生最大的秘密了。那个搞笑的暗红色嘴唇形状的胎记,还是太龙很小的时候摸河里游泳险些被淹死时,宁缨用树枝勾住了自己的小裤裤,拼命将自己从水鬼手中夺回岸上后,偶然之下发现的。

后来就成了那丫头对于自己的专属笑柄,和不听话时威胁的秘密武器。

印象中,的确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而且他其实也明白,宁缨不是那种随便会揭人短的人。

难道……

太龙抬起头,一不小心对上少女那淡静明亮的眼眸,那种深入骨子里的自若,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月亮,不是其他女孩所能拥有的。

一种熟稔感浮上太龙的心田。

没错,那是宁缨的眼神。

太龙心一跳,犹豫了:“可是……”

此时的宁缨刚刚平复了一点情绪,对着镜子里的陌生容貌深吸了一口气。

“花姐,你还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关于你的初恋吗?”宁缨又转过头。

“你告诉我说是你刚到广州打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家中开小餐馆的胖子。你和他好的那段日子,你厂里的工作非常繁忙,只有晚上下了工后才有空陪他,基本每天晚上都靠吃夜宵约会,结果他把你养得越来越胖,一直到你的体重再也减不下来的时候,他却突然可笑地跟着一个男人逃到荷兰结婚去了,直到那个时候你才知道他原来是同性恋……”

记忆是不会骗人的。

花姐和太龙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其实这段故事连亲弟弟太龙也不知情,还是两年前某次机缘下,因为她喝多了酒才哭着吐出来的。

“你们要是还不信,看看我的手,我的胳膊,应该有点印象吧。”宁缨的手指葱白纤细,指甲的形状天然完美

,右手中指上有一颗小红痣,他们和自己住了那么久,应该清楚自己身上的细微。

直到这一刻,两人对于宁缨的归来,不得不信了。

太龙带着怨念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宁缨。

花姐扳过她的肩膀,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缨缨,到底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告诉我,白家人对你做了什么天杀的!”

“我不知道,”宁缨摇摇头:“不过直到昨天晚上,我的脸还是正常的。自我跳海之后,到今天早上醒来发现身在观海崖,那个时候恐怕脸就不是我的了。”

“跳海!”花姐和太龙异口同声地叫出。

“别激动,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宁缨被吓了一跳,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现在也乱得很,事情有点复杂,容我慢慢说吧。不过在这之前,能不能让我去洗个澡换个衣服,我恐怕被海水泡了大半个晚上,身上现在很不舒服。”

花姐点点头。

太龙则是忽然风一般地冲到大门口,将大卷闸门往下一拉,上了锁。

“今天不做生意了。”他喃喃道,回头又望了眼正在楼梯口的宁缨,看她熟悉地从鞋柜中翻出她曾经穿过的那双粉色拖鞋,转而轻巧地上楼去了。

玉颜美容生活馆其实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外带一个拥挤的顶层三角阁楼和一间阴暗的地下室。一楼用于做生意,二楼住家,阁楼和地下室堆满了杂物。

二楼的空间不算大,不算阳台的话九十平方,一厅两卧一厨一卫。一间主卧是花姐的,而宁缨和太龙原先挤在另一间卧室里,宁缨住里面,太龙在外,中间用整面的衣柜隔开,帆布帘子做门,靠着衣柜各放两张小床,一条长桌,通往阁楼的陈旧的铁楼梯也安在这卧室里,所有几乎也就差不多拥挤地挪不开身了。

即便如此,这栋旧房子也不是花姐所拥有的,而是加上门面每月六千块租来的而已。

宁缨独自上了二楼,看着这熟悉的生活环境,内心一阵酸楚。

心想着,她那会离开之后太龙有了更大的空间,卧室中央的柜墙应该早就移开了吧。

宁缨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眉头不禁跳了一下。

这里,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太龙的床铺还是靠在衣柜这头,还是原先的蓝白格子床单,衣物乱糟糟地满地乱丢,长桌子上的电脑刚刚打开,屏保还是好几年前他们三人出外踏青时的照片。

宁缨盯着那照片数秒,转而掀开帘子走到里屋,她的这一半小空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切如旧,被子叠的整齐,就像是准备着欢迎她随时回家。

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当年她走得仓促,有些衣物并没有带走。

宁缨从衣柜中翻出了一套衬衫和长裤,走到卫生间里去淋浴。

刚走进卫生间,关上门,那镜子中的陌生面庞令她的心情又低落了不少。

该死。

她做了什么坏事,老天要开这么一个玩笑。而且,一点也不好笑好不好!

宁缨放下头发,对着镜子仔细观察着她的脸。有一点她很确定,她的头发颈脖乃至其他的身体部位,并没有发生异变,唯一不对的是她的面容。

再观察了一会,宁缨突然有了个新发现,她的这副脸,居然有几分像昨天夜里那个打算杀她的紫裙女人。

这一发现,令她瞬间心惊肉跳。

愣了半晌,宁缨脱去衣物打开淋浴头。

那枚鸽血红宝石的挂坠便随之跃入她的视线中,任由花洒上流出的温水来回冲洗着她疲惫的身体,宁缨拿起那宝石细细观察,不知怎的,她觉得这水滴形状的红宝石颜色与昨夜见到的色泽不一样,颜色要黯淡上许多。

宁缨对着浴室还算明亮的灯光照去,借着光线观察宝石里的纹路。

很快,她便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里头泛紫色的纹路竟然非常像一只傲娇的小狐狸。

尖尖的小耳朵,蜷缩着的身体,微闭的眼睛似乎对着宁缨动了一下。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贵不贵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如何走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有哪些医生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